小野猫 - 我不需要了(1800珠加更) 这群男人有毒(NPH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精彩放映影院,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所以,你是想告诉我,我……当了我自己的替身?

    听左宁这么说,俞浩南更着急了,平时做事果断,运筹帷幄的他,哪有过如此不知所措、越忙越乱的时刻?

    “不是,没有替身,从来就没有替身。宁宁,我从没把你当过谁的替身,当初让你跟我在一起,不是因为你像谁,我一直都分得清你是左宁。

    那天你问我爱不爱你,喜不喜欢你,不是因为我把你当替身回答不了,只是我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爱情,也不知道什么才是你说的那种纯粹的喜欢。

    对不起,我不该犹豫,我知道那样让你误会让你伤心了,可我当时只是不想敷衍你,更不想骗你。

    在我不知道你就是我一直要找的那个人时,我就已经做出选择了,我只要你,不要其他的任何人。不管你是长发还是短发,不管你是清纯,还是故意为了刺激我做出来的那些样子,我都只要你。

    文念晴生日的时候,我说出那种话,不仅当众侮辱了你,还害你陷入危险,是我该死,是我混账,你要怎么恨我都行,骂我打我也都可以,但你不能不相信我,我今天说的,每一句都是真话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额头上滚落的汗珠,以及满脸的焦急之色,还有眼中显而易见的诚恳,左宁沉默了片刻,微笑着道:“我信你,也不恨你。”

    一直紧绷的身躯终于稍稍放松了些,俞浩南先是大喜于色,随即却又有些不敢置信:“你……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可是……”左宁轻笑着摇了摇头,“俞浩南,知道吗?我从前错得很离谱,只要别人给我一点点关心,我就感动得不能自已,恨不得把所有温暖都死死拽在手中,但却又总是忍不住地去害怕失去,总是患得患失,总是……又矫情又纠结,真的活得好累。

    这一年多,我突然想明白了,自己想要的东西,为何一定要等着别人施舍?我想要温暖,想要被保护,想要安全感,想要很多很多的爱,想要属于自己的家,可是但凡别人给的,都可能会有失去的一天,我干嘛还要眼巴巴地去渴求那些?

    在被江家收养之前,我不也一个人活了十二年,什么样的苦都受过了,怎么待了六年的温室,就变得那么矫情脆弱了?

    所以,现在,很抱歉,哪怕你把整颗心掏出来给我,我也不想要了,谁的心,我都不需要了。”

    还没从上一刻的喜悦中缓过神来,俞浩南就又如遭重击。这一次,他连双肩都已经在开始发抖。

    他幻想过很多重逢的情景,想过她可能还在生气,想过她或许会给他一巴掌,想过她可能会痛骂他……

    他已经做好了所有被她责骂甚至被她仇恨的准备,也已经下定决心,不管是苦苦哀求也好,死缠烂打也罢,都要取得她的原谅和信任。

    如今,她那么轻易地就说不恨他,说相信他,他却再也不能愉悦半分,心里反而无限惶恐,惶恐到几近绝望。

    她说,哪怕他把整颗心掏出来给她,她也不想要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要了。

    文凯安也神色复杂地呆愣在地,扭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左宁,却又突然觉得她离他好遥远。

    如果说就在刚才,这间屋里的两个男人,还有一个是胜利者,那么此刻,他也和俞浩南一样,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左宁不想要的,何止是俞浩南的心。

    他文凯安的心,她也是不要的。

    就如她在他身下时,还说着不为他负责,如今,即便人已经站在他面前,但她只怕也会随时离开,不悲不喜地离开。

    “俞浩南,其实,我们之间,我也有错的,现在听你说了那么多,再仔细想想,当时若我们能好好谈一谈,或许一切都不会像后来那样。你太骄傲,而我,太作,也太偏执,太极端,所以我们才会那样互相伤害。好在,一切都早已结束了,从今以后,我们各走各的路吧,你保重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走向阳台,淡然地取下自己的衣物,又返回房间关了门,俞浩南呆愣半晌,才突然冲上去用力拍着门:“宁宁,宁宁都怪我,不怪你,怪我笨,看不清自己的感情,也怪我蠢,明明是因为在乎你,却又用那样的方式伤害你,你别这样好不好?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里没有任何回应,文凯安看了看那个方向,突然弯腰捡起方才被他扔在地上的一个袋子,从玄关拿了一串钥匙走到俞浩南身侧。

    开门,进门,反锁,一气呵成。他和左宁在房间里,而俞浩南已被隔绝在外。

    左宁正在换着自己的衣服,见文凯安进来也不吃惊,只是瞥了眼他手中的袋子: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文凯安没听她的话,走过去压着她双肩让她坐到床上,掀开她的裙摆脱下内裤,从袋子里取了棉签和药膏出来,沉声道:“腿张开。”

    尽情欢爱的时候左宁都没脸红过,如今被他这么一本正经地蹲在自己腿间看着,她反而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文凯安见她没反应,便自顾自伸手将她的腿分开,用棉签抹了药膏,再用另一只手帮衬着,缓缓探到她有些红肿的穴口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敏感的花瓣刚被棉签碰触到,左宁便倒吸了一口凉气,都不知道是刺痛感多一些,还是酥麻感更强一些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他放柔了动作,眼中全是悔意,“昨晚……我太粗鲁了。”

    左宁撇撇嘴:“是我自己作的。”

    手指轻轻掰开两片花瓣,他又将棉签探入了一截,在娇嫩的肉壁上缓缓滚过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羞耻的呻吟一出,左宁赶紧咬着嘴唇,但花穴还是下意识地收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文凯安喉结微动,呼吸也有几分紊乱,却还是小心翼翼地给她上完了药,又为她重新穿上内裤,整理好衣衫。

    看他一脸紧绷的样子,左宁悄悄瞥了眼他胯间,发现那里早已撑起好高一团,便又忍不住低笑出声:“硬了?怎么硬这么快?”

    文凯安不理会她的调侃,只哑着声音道:“刚才买的早餐摔坏了,我带你出去吃吧。”

    左宁指指他下腹:“你确定这样能出去?”

    “冷静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……我帮你?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