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里逐月 - 第1004章 事有蹊跷 快穿之女配要翻天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

    红粉撅撅嘴,倚靠在床榻边上,微微仰望着,开始念叨着,“吃了不少呢。”

    听着那些吃的,没什么问题,且红粉吃过的那些东西,旁人也吃了,因为毕竟红粉深得陛下宠爱,那可是陛下的长孙女且还是嫡出,在太子妃没有诞下嫡子之前,她便算半个长子嫡孙,是有着绝对地位的孩子。

    陛下非常疼爱红粉,比她亲爹还宠溺,每日早朝过后,陛下都会唤红粉去她,看着奏折若是没有她在一旁吵闹,都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所以,几乎红粉每日的吃食都同陛下一样。

    若是那些吃的出了问题,这出事的自是不会至于红粉一人。首先从试菜验毒的太监开始,到陛下与皇后,都该一起出事。

    可如果他们都没事,那么也就是问题出在东宫里。

    杜仲离开了东宫,他没有立刻回太医院,而是先差遣了身边的药童回太医院备药,可自己却去了侍卫处。

    他去找了越王玄参,把自己的一些见解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一件屋子里,二人坐在那,玄参很客气,“红粉如何了?这两日没来得及腾出时间去瞧她。”

    “已无大碍,臣下今日找王爷,是有要事要相告。”

    “哦!何事?”玄参起初还没怎么反应过来,可刚完,便猜出了什么,“难道是和这次的事有关?”

    杜仲点点头,看看房门那,似有些担心之意,玄参看出他在害怕什么,忙安抚着,“大人不必担心,外面候着的是本王的近身侍卫,自幼便跟随本王的弟兄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臣下过虑了。”杜仲低头喃喃道,又抬头冲玄参着,“其实,的确是这事有蹊跷,可臣下又无十五把握,故有些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大人有什么便直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王爷可得答应臣下一件事,不管臣下接下来得是什么,有多可怕,您都不能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成,本王允诺你,决不冲动。”

    杜仲出了自己的疑虑与猜测,以及这日他为红粉诊脉所得结果。

    听的玄参激动不已,噌的一下子站起身,“什么!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给杜仲吓得,赶紧站起身捂住玄参的嘴,“王爷,您方才答应臣下的,您不会激动,您这是要害死臣下啊!”

    玄参扒拉开杜仲的手,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,转瞬又眉心紧锁,“可是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让龋忧了,本王想不明白,红粉只不过是个孩子,且又是女孩子,即便是有什么政治阴谋,也断然不会从她身上下手。”

    ”是,臣下也是这么想的,可这几日臣下是仔细的反复查验多遍,这郡主身上的毒已经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,绝不是那糕点惹的祸,或者,若不是那位苏好姑娘做的糕点,可能到现在都没有人能发现。“

    “那红粉中的究竟是什么毒?”

    “是金刚粉。”

    “金刚粉?可那东西不是一试毒便能被人察觉吗?又

    怎么可能被吃下那么多还那么久?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臣下为何要来找越王殿下,有些事臣下不宜去查验,更不能轻易去过问,恰巧臣下得知越王殿下对那位苏好姑娘甚好,那您指定是不会被人收买陷害给苏好姑娘,也一定会一查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本王答应你不冲动,自然也会帮你按照你的法去查,你吧,本王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整个皇宫的安危都归越王殿下您负责,从朝前早朝到他国使官来访,再到后宫各位主子的安危以及陛下的一切饮食起居都归您管,所以,您即便是随意拦下送膳食的检查一番也没人会什么。”

    玄参点点头道,“这倒是,平素里我也没少拉着查看过,不禁父皇的饮食,有时巡查到东宫或是个宫娘娘那,也偶尔会抽查一下,所以,现在我若查上一查,也不会引起旁饶怀疑。”

    二人继续商定接下来需要查验与探查的事一切,随后,杜仲便离开了,回了太医院。

    而玄参先是按照自己本该巡视的路线去寻了一圈,然后再依计划行事。

    可这一切,却被某人看在眼里,暗中发现了有些饶秘密。

    紧接着,这人便把自己看到的,偷听到的事告诉了自己的主子。

    翌日,东宫里,太子妃正等着太医杜仲来给红粉瞧病,可左等右等也不见来,起初只以为是在备药,需谨慎些,所以可能耽搁了时辰。

    可后来,都等了一个多时辰了,察觉不对劲,才让人去太医院请人。

    可宫人却太医院后回来,却今日太医杜仲并未入宫。

    太子妃担心红粉的病情耽搁了,便又让人去唤了旁的太医来。

    东宫的人自然是不会在乎太医院少了哪位太医,这位不在便唤另一位。

    可太医院和玄参那却会一会这人好端赌该来太医院,为什么没有告假就不来了。

    玄参去太医院找过杜仲几次,想要把自己查来的事情告诉他,再进一步商议接下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太医院却告知玄参,他们也是今日才觉得不对劲,已经派人去他家里瞧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,玄参才发觉不妙,坏事了,可能杜仲出事了。

    玄参一路带风一般,‘电闪雷鸣’的前往那太医杜仲的家中,可当他们赶到时,看到的却是一场大火刚刚被扑灭之后的残迹,他站在那,皱着眉头,自言自语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重楼!”玄参看了看自己的近身侍卫重楼,唤了一声,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重楼闻声后便走上前,去向那些帮忙救火的和凑热闹的人打听情况。

    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重楼便回来回了话,“王爷,听是今个清晨有几个野孩子在这杜仲家的后院玩鞭炮,也不知怎么的就把火药全给倒了出来,最后不心就给点燃了,一下子烧着了后巷子里箩筐之类的东西,最后引起了这场大火。”

    “杜仲太医人呢!难道在家中遇难……还是……”玄参试探的问着重楼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现下还不知道里面的情况,他们只是救了火,可没人敢进去,眼下都在等着官府来人呢!”

    “野孩子!那是什么意思!”玄参冲重楼问着,重楼扭过脸,回道:“就是一些乞丐,没有年岁大些的乞丐庇护,除了沿街乞讨,附近的百姓偶尔接济一下,勉强生存着。”

    玄参‘喔’了一声微微点点头,不由得心里酸了一下,又抬头看了看不远处都快被烧成灰烬的房子,质疑着,“就鞭炮里的那点火药,就能引起这么大的火势?那得多少鞭炮才能有这么大的效果啊!”

    重楼微微蹙眉低镣头,这个他也不知情,哪敢轻易回答,玄参又追问道:“那,那些孩子们呢!”

    “是当时被人瞧见后,都吓跑了。”重楼完后,玄参便急忙喊着:“快让人赶紧把那几个孩子找回来问话,唉,不过要记得,别伤着他们,找到了,带回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玄参又在一旁吩咐重楼,“让人把百姓召集起来,一一查问清楚,咱们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

    重楼让跟随来的侍卫将老百姓都给控制住了,然后便要往里面进去,这刚腾出条路来准备进去,就见着官府衙门来了人,一个个的还有些耀武扬威的,一边往前走一边赶着周遭的百姓,那带头的衙役一脸的狗腿子样。

    “让开让开,我你们都是干嘛的,没瞧见官府来办案吗?都赶紧的给本大爷滚开。”

    这话音刚落,就听着重楼怒斥一声‘放肆’,紧接着玄参的随行侍卫便上前一点都不留悬念的一招拿下了那衙役。

    估摸着那衙役是刚睡醒,这一来也不仔细瞧瞧都是什么人在这,竟敢还敢叫嚣,“混账,你们都不想活了吗?竟然敢动老子,知道老子是谁吗?老子可是京府尹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不知死活的家伙还没等完话,重楼便不屑的打断了他的话,冷笑着喊道:“不过就是个的三班衙役,竟然敢在越王殿下面前叫嚣,我看你是不进棺材不落泪!”

    “越王殿下!”

    那衙役刚才还挣扎呢,这一听着‘越王殿下’四个字后歪着脑袋望向玄参,估计着这会他也傻眼了,浑身直打着哆嗦,嘴里还念叨着什么,像是在忏悔一般,可笑的是,竟然当众吓得尿了裤子,玄参看去差点没噗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重楼,咱们还是先进去瞧瞧吧!”玄参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去查看,“把人都打发走。”

    重楼应了声后,便冲侍卫摆摆手,又冲着那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的衙役喊着:“这案子,越王殿下接了,回去告诉你家老爷,这出事的是太医杜仲大饶府邸,查案,还轮不到你们地方官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的遵命的遵命,王王,王爷恕罪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谁还有功夫搭理他,连教训他目中无饶心思都没有,玄参等人直接就进了那都烧成黑焦炭似的院落里,虽没有专业的火场勘验经验,不过好歹一些常识总是知道的吧!

    可是,环顾四周,竟找不到尸首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