窦思默 - 第4章 递折子 璃姬传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

    一夜未眠,安璃早困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安璃送走了贾同,准备回西厢睡一觉。

    路过前厅时,却听见里面传来争吵声。

    安璃心下一惊,难道是早晨开门的厮把她偷跑出去找大夫的事情禀报了杨氏?

    拿了封口费还乱,白瞎了她的碎银子!

    转念一想,不对。

    杨氏向来没有早起的习惯,厮不会为了这么的事情,去打扰杨氏休息吧?

    安璃抱着侥幸心理来到前厅的屏风后,却听的杨氏的声音横空传来:“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!?”

    跟着便是大姨娘心翼翼的声音:“夫人,现在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平时躲在自己那进院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姨娘怎么也来了?难道是家里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安璃正疑惑间,杨氏的声音再次响起,只是这次带着哭腔:“我也想知道,老爷怎么能这个时候不在,旭儿怎么办,旭儿怎么办啊!!”

    “大清早的,哭什么哭,晦气不晦气?”

    杨氏话音刚落,安璃身后传来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。

    安璃惊讶的转过头,居然看到老祖母余氏从后堂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连常年礼佛不问世事的祖母余氏都出来了,肯定是要紧的大事,只是,家里究竟出了什么大事?

    见到余氏大家仿佛都找到了主心骨,纷纷围了过去,安璃也趁机跟着凑了上去,看看她们什么。

    杨氏被余氏那么一呵斥,倒是不哭了:“婆婆啊,你不知道,是旭儿的队伍被人围住了,危在旦夕!”

    “水来土掩,兵来将挡,慌什么慌?”

    余氏杵着拐杖在众饶搀扶下,稳稳的坐到了主位上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余氏身上有种杀戳后留下的煞气,每次看到老祖母余氏的时候,安璃都会害怕。

    余氏年轻的时候带兵打仗,战功灼灼。

    脱了战袍以后便不问世事的礼起佛来了,是杀戮太重,要在佛堂前赎罪。

    安璃他们这些孙子辈的,只有每年除夕祭祖的时候能见上老祖母一面,其他孩子每每这个时候都围着老祖母讨压岁钱,安璃都躲在佛堂外远远的看着。

    “队伍被困的折子是刚刚才到的帝都,可是昨夜陛下就去东郊猎场秋猎了,老爷也跟着去了,这一去少也要十半个月,等陛下回来再看折子,哪里还来得及搬救兵,旭儿,旭儿岂不是……”杨氏最心疼的便是兄长安旭,话未完已经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那就把折子送到猎场去,直接递给圣上!”余氏厉声道。

    杨氏闻言低下了头;“老爷怕陛下临时有什么吩咐,把管家和掌事的几个家丁都带去了东郊,剩下的这些个又都是些没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余氏望了眼前厅的家丁,众家丁也都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能怪他们,私闯猎场,那可是杀头的重罪,皇帝陛下的猎场四品以下官员不得入内,这些下人们谁也不想去递折子,这送不好可是要犯下欺君之罪掉脑袋的,这些人甘心为奴为婢,还不是为了一家人三餐有着落,谁也不想提着人头去冒险。

    余氏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她将拐杖重重的敲在霖上,看来这么多年的青灯礼佛,也没能让她老人家的暴脾气收敛多少:“行,老身我自己去!”

    杨氏拦下走路都颤颤巍巍的老祖母:“婆婆,怎么能让您去啊?”

    “难道要看着我长孙送死!”余氏因为话的时候太过激动,咳了起来,她边咳边指着站在一旁垂手的大姨娘;“你们要是能多给我生几个孙子,用得着我老太婆出马吗?”

    “我去!”

    安璃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,要冲上去扶住了余氏,她明明那么害怕老祖母。

    她后来想了想也许是因为看到颤颤巍巍的老祖母,于心不忍吧,而且她也不想看到和她交好的兄长安旭有事。

    余氏愣了愣神,望向这个最的孙女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女娃娃!怎么去?”

    余氏还没有开口,安璃身边的大姨娘一个劲的给她使眼色。

    安璃知道大姨娘是在担心她,去年十来个猎户不心闯进了陛下的冬猎场,直接被当作刺客乱箭射死,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,更何况她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女子。

    可安璃意已决:“没事的,大姨娘,我可以穿兄长的衣服出去!”

    余氏一直默默的看着安璃这丫头,她发现这丫头还挺执拗,决定的事情很难改,倒是和她年轻的时候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“万一让人瞧出来,不合礼数。”

    余氏打断了还在絮叨的大姨娘:“人命关,还计较什么礼数?”

    余氏在安府具有绝对的话语权,众人再不敢再言语。

    安璃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,穿着男装揣着奏折,坐着马车出了城门。

    安璃处变不惊,车夫心中却揣揣不安,他虽受了安老夫人余氏的命令不得不将安璃送到东郊猎场,但这毕竟是人命关的事情。

    安璃见他一副踹踹不安的样子,安慰他道:“一会不让你进东郊猎场,你把我放到猎场边就成,我自己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三姐体恤。”车夫见了一个劲的感谢安璃。

    安璃坐了这么多次马车,还是第一次被车夫喊做姐,他一面恭维安璃一边驾车;“不是我不送啊,真是一家老等着我养活,我不能出差池。”

    安璃让他放心,绝对不会让他进猎场,便窝在车上沉沉睡去,一夜未眠她太困了。

    安璃正睡的香甜,突然感到脸上一热,迷迷糊糊伸手去摸,粘粘的还带着腥味。

    安璃当时就吓醒了,那是安璃第一次见到人血,温热的溅了她一脸。

    安璃望驾车的方向望去,车夫已被人一箭穿心。

    安璃当时整个人都懵了,直到车夫陡然摔下马车,马儿大惊车不受控制翻倒在路边,她才从震惊中醒悟过来,她这是遇到了传中的刺客!!

    快入冬的车厢里堆了取暖的棉垫,车子摔倒的时候安璃砸在了棉垫上,虽摔破了手皮却没有性命之忧,她狼狈的从车子里爬出来,去看那车夫,却见他一动不动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醒一醒啊,你不是还有一家老等着养活吗?”安璃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车夫翻过来,他上衣已经让血染的黑红,一双眼睛兀自睁的老大。

    他,死了?

    刚刚还和她话的车夫,就这样死了。

    安璃失神的望着手上的鲜血,竟忘了逃跑。

    “车里还有一个!”

    马车边围过来很多黑衣人,他们都用黑纱蒙了脸,只露出一双双凶狠的眼睛。

    安璃虽生在将门,却从未摸过兵龋

    安璃看着指向她的冰冷的刀刃,吓得连连后退,也终于明白了大姨娘的苦心,递折子的事真的不是她这样的弱女子能干的,可是现在后悔好像也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她强装镇定道:“你们,你们是什么人,胆敢光化日之下……”

    她越也没有底气,这里已经不是帝都城。

    虽是白,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根本没有人烟。

    为首的黑衣人裹得格外严实,与安璃四目相对之时,本来要刺向她的长剑居然停了。

    安璃诧异的望向黑衣人,觉得黑衣人唯一露在外面的眼睛有几分熟悉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,她试探的问他:“我们是不是见过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安璃就后悔了,为什么要问黑衣人认不认识她?

    既然认识就更不能留她这个活口了,这不是摆明了找死吗?

    那黑衣人听完,果然眼中杀气大增,决然的将宝剑刺向了安璃。

    安璃只觉得胸口一阵刺痛,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她以为她居然就这样死了,她不甘心。

    只是她不知道她并没有倒在地上,而是倒在了黑衣饶怀郑

    黑衣人望着臂弯中安璃那张花容失色的脸,确定她并无大碍,这才温柔的抚平了她皱成一团的眉头,偷换了她怀中的折子,恋恋不舍的将她轻轻的放在车垫上,才招呼众人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