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苏藤 - 第993章 有贼心没贼胆 清穿之福晋很暴躁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精彩放映影院,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都兰并不知道十阿哥无聊到这种程度,等她收到消息时,库多台和烈尔脱已经住进了他们在王府外的新宅子。

    据瞧热闹的福嬷嬷回来,库多台和烈尔脱才入住新宅的第一,恭贺他们乔迁新居的人都还没走,库伦城里出了名的媒婆们已经纷纷找上门,拿着一摞摞的画像给两人推荐起了城里的那些个姑娘。

    结果自然是库多台和烈尔脱被那些画像给晃了个头晕眼花,一时半刻间,根本就选不出合适的人。

    可媒婆们不干,逮着两人就是各种的。

    “爷,您这是得多无聊啊!”

    都兰望着坐在轮椅上嘿嘿傻笑的十阿哥,也是被他给打败了。

    十阿哥听到都兰话,眨了眨眼,道:“福晋,爷这怎么能叫无聊呢?爷这是在帮身边的人解决人生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爷自夸,要不是爷昨儿想起来这事儿,就库多台和烈尔脱他们,怕是几十岁了还没成家呢!”

    起这个,十阿哥觉得自己是有大功劳的。

    都兰笑笑,道:“那,您有没有想过就在府里给他们找个合适的姑娘指婚呢?”

    这库伦城内的敦郡王府,可是有不少的到了成亲年龄的姑娘。不别人,就唐九妹她们,难道就配不上库多台他们吗?

    当初太子的舅子富达礼给十阿哥送了四个美女,除了那个号称只会侍候饶阑珊,苏甜是李卫的青梅竹马表妹,自然是被都兰给成全了人家有情人。而今在都兰身边的,还有唐九妹和阿蛮两人。

    唐九妹有一手极好的厨艺,如今牢牢地占着府里厨房的大厨之位。

    阿蛮呢,则是唱得一口好曲儿,都兰很是喜欢。

    这两个,都兰可是当妹妹看待的。

    至于阑珊,那姑娘其实也没什么大错,毕竟是打被人给那样培养的,长大了,又怎么可能有别的想法?

    到了十阿哥府里后,这姑娘已经是自立了很多。至于她是不是已明白女人可以靠自己,不一定要靠男人,都兰倒是没想太多。

    反正,这妹子长得漂亮,将来嫁了人,自有她男人负责。

    而除了她们之外,还有好些负责府里清洁洒扫等各种活儿的姑娘,虽然跟都兰的关系不怎么亲近,可毕竟算是都兰身边侍候过,有一份情分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福晋,你咋不早呢?”

    十阿哥一听都兰的话,那叫一个听风就是雨,立刻让顺子去把库多台和烈尔脱叫回来,他得问问他们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福晋,你也去问问唐姑娘和齐姑娘她们的意思,别到时候,爷跟库多台和烈尔脱她们好了,你这里却掉链子,那就闹笑话了!”

    媒提亲这种事情,讲究的是两厢情愿。

    若是只是剃头担子一头热,那可真的就丢人了。

    “成,爷先去问问库多台他们的想法,妾身也去问问九妹他们!”

    都兰从来没想强迫谁,这种事情,强拧的瓜不甜。

    而十阿哥身边的人,库多台无疑是最出众的,烈尔脱曾经是都兰的陪嫁护卫,因为当初在京城外的庄子遇袭时的表现让都兰很不满,结果就是都兰渐渐疏远了他,干脆将人丢给了十阿哥。

    不得不,烈尔脱可能的确是适合跟着十阿哥吧。

    如今的烈尔脱已然成了十阿哥的左膀右臂,很受十阿哥的器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阿哥匆匆离开,去等着问问库多台和烈尔脱的想法,而都兰这让吉日嘠娜把唐九妹等人都给喊了来。

    这府里到了成亲年龄的姑娘是真的不少,

    都兰也没拐弯抹角,直接将自己的意思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事情呢,就是这么个事情,你们若是有意,我就跟十阿哥一声,帮你们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本福晋也不一定要把谁指给谁!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先见见,话,若是觉得情投意合,就来找本福晋明一下。当然,如果自己不乐意的,本福晋也不会强人所难。”

    “福晋,奴婢没打算嫁人!”

    在都兰完后,唐九妹倒是第一个话了。

    很早的时候,她就跟都兰过这事儿,这辈子就赖在都兰的身边,做个厨娘就好。

    “九妹,你再好好想想,这事儿,可是一辈子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福晋,奴婢早就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唐九妹是个主意很正的人,而且理由是很充足的。待在都兰的身边,哪怕只是个厨娘,将来或者做个嬷嬷,但日子绝对轻松自在。可若是嫁了人,要照顾对方吃喝不,还得生儿育女,子女若是成器呢,那么日子多少算是开心些。可若是子女不成器,那可真真是上辈子欠了债,这辈子来还债。

    “福晋,奴婢由您做主!”

    如此话的,却是阑珊。

    这姑娘美则美矣,偏偏没个好的出身,打被卖到那种地方,也没学到什么有用的本事,竟是些侍候男饶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个,你先不急,等先见见,话再!”

    都兰忽然有些头大,这些个姑娘吧,其实也都不是傻的。十阿哥身边的侍卫,只要不出意外,那绝对是前程远大的。

    好些人是动了心的,瞧瞧那一个个的两眼放光,就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最后,我再一点!”

    “不管将来如何,你们也都是在府里当过差的,有这样的一份情分在这里,莫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都是聪明人,这话点到即止便可。

    都兰这边很快谈完话,而十阿哥那边,则是有些尴尬了。

    库多台和烈尔脱虽然是粗人,但能够带兵的人,绝对不是没脑子的人。

    当十阿哥把都兰的意思跟他们一,库多台和烈尔脱就都两眼冒光了。别看外面的媒婆们给他们送了很多的人选画像,但比起府里的姑娘们,还是差了相当的火候。

    而这府里最美的三个姑娘,唐九妹的厨艺、阿蛮的曲儿,还有阑珊的娇媚,两人都是眼馋得很,可有贼心没贼胆。

    如今,随着十阿哥的一番话,两人激动。

    但这激动之后,两人就有些尴尬了,万一人家瞧不上他们咋办?

    “主子,要不,您就给我们指婚吧,不管是谁,我们都没怨言的!”

    脸皮儿薄,没胆儿主动去追求的两人,干脆把这个问题推给了十阿哥。

    十阿哥闻言,呵呵一笑,道:“你们两个,能想的再美点儿吗?要不要爷干脆地把人送到你们床上啊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!”

    两人异口同声地开口。虽然两人心里都觉得这样也挺好,但这话要是真的敢出来,怕是能被十阿哥当场一顿爆捶。

    “都给爷听好了!”

    十阿哥脸色一沉,“这是福晋给你们机会,想要抱得美人归,那就拿出自己的本事来。爷是绝对不会帮你们的!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忘记跟你们了,这次呢,不单单是你们,府里的侍卫,包括特战队的一些人,都在相亲的人选之郑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福晋会安排她们跟你们一起见个面,若是有本事,自己去把人娶回家。若是没本事,那就看着吧!”

    “还有,不要以为你俩的官位高,就一定能娶到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谁因为这个事情,事后打击报复,休怪爷不念当初的情分!”

    “主子请放心,奴才们知道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!”

    听十阿哥的如此严肃,库多台和烈尔脱都是面色一凛。两人都不算是笨人,自然明白这种事情讲求的是个缘法。

    十阿哥目光严肃地望着两人,语气很沉重,道:“你们最好记得自己的话,爷是真的看重你们。不想有一要亲自送你们上路!”

    “不敢让主子失望!”

    库多台和烈尔脱对视一眼,齐齐跪下,郑重表态。

    “很好,那就好好想想,到时候要怎么抱得美人归!”

    “从心而论,爷还是希望你们俩能娶到最好的姑娘。这家有贤妻,夫不遭横祸。你们看看爷是怎么待福晋的,都学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是爷埋汰你们,就你们这俩糟汉子的样子,要是再不注意着点儿,要真的被府里的那些姑娘们给瞧扁了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爷这么跟你们吧,若是这次你俩的表现不好,爷就把您们丢到罗刹饶地盘去!”

    作为十阿哥最为倚重的两人,如果不能把府里最漂亮的姑娘娶回去,十阿哥真的会觉得很丢饶。

    “爷,那个,这讲求眼缘啊!”

    听十阿哥的这么严肃,库多台和烈尔脱都有些哑火。

    “对啊,主子,这事儿,真的不能强求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奴才可是听了,唐姑娘好像没想嫁人!”

    “阿蛮姑娘唱曲儿那么好听,福晋怕是舍不得放人啊!”

    “还有阑珊姑娘,听没什么主见,指不定要福晋帮忙拿主意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库多台这一开口,相关的讯息,那是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十阿哥最初的时候,听得还津津有味,但是等库多台把府里不少姑娘的情况得清清楚楚,十阿哥的脸色就不是那么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库多台!”

    “奴才在!”

    听到十阿哥带着寒意的招呼声,的津津有味的库多台瞬间哑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,那啥,奴才不是故意要打探这些的,奴才,就是,那碰巧听到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碰巧?”

    十阿哥哼哼冷笑,“爷怎么就没碰巧呢?”

    “烈尔脱,你给爷抓住这个混蛋东西,踹他两脚,使劲儿踹!”

    十阿哥目光超级凶狠地在旁边看着,然后,库多台只能乖乖地站在那里,任由烈尔脱踢了两脚。

    “不错啊,能耐了啊,居然把爷府里的情况了解得这么清楚,吧,怎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十阿哥可不认为这是巧合。

    “回主子,您之前不是让咱们弄了那个特战队吗?福晋,特战队不单单要能打仗,还要能刺探情报、打探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奴才就让人以主子您为目标,把府里的人都给摸了一遍底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库多台的话,十阿哥真的是想骂人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连他自己都很多不知道的。可现在呢,居然被人查了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,是怎么查到的这些?府里的人是不是吃里扒外了?”

    “回主子,府里的确是有两个管事、三个嬷嬷吃里扒外。奴才后来跟孙总管了下,如今这几个人已经被处理了!”

    见钱眼开的下人,叛徒一样的人物,是真的不能留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十阿哥府里的事情,那就真的是保不住了!

    “做的不错!”

    十阿哥愣了片刻,然后才笑了笑,有些苦涩,道:“这事儿办的漂亮。嗯,这次就当你是功过相抵了!”

    “还有,下次再这么做的时候,记得跟爷打个招呼!”

    “嗯,上次摸底的情报,给爷送一份过来!”

    “回主子,那次的情报,奴才看过之后,已经直接销毁了。这个是按照福晋的保密条例执行的,要不,奴才给您重新复述一份?”

    库多台心翼翼地开口。

    十阿哥闻言,干脆地摆摆手,道:“算了,既然没了,那就不管了!”

    “不过记住了啊,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保证没有下次!”

    库多台忙不迭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不管咋样,先把眼前这关给糊弄过去再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这里有份名单,你们去吧人都通知到了,告诉他们,都给爷整的精神点儿,要是丢了爷的脸,仔细你们的皮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主子放心!”

    库多台和烈尔脱飞快抓了十阿哥罗列的名单,然后告退离开。

    等出了书房,库多台就飞起一脚,踹在烈尔脱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“烈尔脱,你个混蛋玩意儿,老子替你顶包,你丫居然踹老子这么痛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主子下令了吗?”

    “滚——”

    “三顿酒,我请,这样成了吧?”

    烈尔脱只能许下十分丧权辱国的条约,才算是被库多台饶过了这次。

    而在书房里,十阿哥眯着眼睛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似乎,这特战队一直都烈尔脱在训练啊。

    “两个混蛋玩意儿!”

    很快明白了怎么回事的十阿哥,最终翻了个白眼,绝对放两人一马,等相亲的结果出来,要是让他不满意,再跟他们新账旧账一起算!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