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水漪汐 - 第六百零六章 守护 遥魄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

    “冯姑娘!”他心里念着,却终究不能真的出来。

    他亦不能冲上去,此刻佘晚舟正在与行流谈牛

    他聆听着谈判,待行流一语断了佘晚舟一行饶生路,亦即断了冯姑娘生路之际,他悲愤不已,又惊惶不已。

    怎么能!

    怎么能!

    两方首领干脆地下了令,战役一触即发,冯姑娘和草芽被心地裹挟着挤到后方。袁兴旭与她接近了。

    他一鼓作气,冲到了冯姑娘身边,伸手拉住她的衣角——只是衣角,近在咫尺,他竟发现他不敢触碰她。

    冯姑娘惊疑地转头望着他,对他而言,犹如神只低眉,对着他虔诚的祈祷,把日日夜夜的渴盼,一一应验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!”袁兴旭激动地出这三个字,冯姑娘犹自惊诧,一时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唯有草芽惊慌地扫视周围,发现他们身处佘夜潭弟子中央后方,完全有机会逃离,而前方行流与佘晚舟的战斗之中,佘晚舟显然落在了下风,撑不过多久的。

    她毅然道:“冯姑娘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冯姑娘混沌地点了头。

    袁兴旭终于敢于兴奋地伸手抓住她纤瘦的手腕,带着她,一路杀出战局,逃往远方。

    冯姑娘,如今我也是你的救命之人了。

    正道欠你的,我好歹还了一点。

    我不知人间每日死多少人,我只知不能让你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因人自私,我……爱你。

    绮鸢,绮鸢,不论你来日如何,我尽力了。

    他只消感受着手中的温度,便觉另一只手上充满了力量,任何阻拦之人,皆为之所伤,或是杀害。

    邪道弟子,还是蛇妖族族妖,有意或是无意,都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他只要,护住身边的女子。

    正道为下百姓而战,我为你而战,应当不算是违背正道之责吧?

    他任由鲜血染遍半个身子,直至冲出战局,未觉半分疼痛。只有心头恍如梦境般闪过的一个问题,让他抓着冯姑娘手腕的手心,隐隐约约地刺痛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为你而战,并非违背正道之责,一定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剑起剑落,已不知剑下多了几条亡魂,他已麻木。

    冲出了战局,他以为已经安全,不料背后忽地一寒,多年来修炼比试加上历练养成的习惯,令他手臂瞬时扭转,剑光凛冽,向身后之人刺去。

    身后那人身影一闪,轻易躲过。

    袁兴旭心道不好,似乎是一个高手,然下一刻他却瞥见,竟是佘晚舟。

    佘晚舟是如何脱身的?

    只是来不及由他多想,佘晚舟伸手抓过了他身边的冯姑娘,头也不回地逃离了。

    战局边缘,他顿失一心寄托,眼睁睁看着冯姑娘那一抹温柔的身影,被邪道之人拉走,而他正道弱者,唯有眼睁睁地,眼睁睁地,目送她离去吗?

    “你还不快……”草芽抛下一句话,应当是对他的,只是佘晚舟已带着她离开了,他追上去又如何?

    她身边,仍旧是那个佘晚舟,那个邪道,他倾尽全力,也不能再带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哀莫,远甚于心死。

    随着她身影的远去,他转过头来,恍然间身后阵阵声响杀到了近处。

    “佘晚舟!佘晚舟逃了!”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“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他猛地浑身一凛。

    杀了他,岂不是要连着冯姑娘一起……

    这些可是蛇妖啊,吞人不吐骨头,如何能期望他们识得冯姑娘惊世之美,又如何能期望他们大发善心放过冯姑娘?

    他明白过来,手执凌厉剑光,转回头誓要拦下一切会伤害冯姑娘的异族妖道。

    他目眦欲裂,口中狂喝不止,剑光挥洒,犹如瀑布奔流,经脉之中,洪流不息,而灵力迅速消耗。他在所不惜,瞪着眼前一朵朵狂烈的血花绽放,任其沾染衣衫,或是晕染双眼。

    视界血红之中,他仿佛见到佘晚舟身边的得力手下,茶客和阿豺身影,从身边闪了过去,拖着一片残肢,打起一阵腥风。

    血雨平他脸上,腥风正呼号,他坚决着,竭尽全力,试图拦下试图追上去的蛇妖族。

    直待茶客与阿豺离开后不久,佘晚舟的势力急转直下,或许是士气不足,又或许是实力仅剩这么一点了。

    他抽空扫视周围,模糊的视角中只见四面八方的蛇妖族正包围上来,他灵力消耗殆尽,再无法拦下更多蛇妖族。

    此时不逃,便当真与冯姑娘人两相隔了。

    他收回目光,方才扫视之间,手臂上又添四处伤口。他挥手切去两道光芒,怎奈何体力损失比灵力还快,这一剑连敌方衣角都未碰着。

    对面两条化身半人半蛇的蛇妖,让他不禁想起林涟漪。

    竺烟堂摆驱水阵,设计引林涟漪上钩后。留在驱水阵中,林涟漪似恢复实力,欲逃出其中,就是他,急急忙忙地跳上前欲将她压回阵中,反倒让她打了回去。

    后来林涟漪化名伍姑娘,与叛逃的竺少诚一起,在杜鹃楼中铲除邪道,也是他在回竺烟堂途中,请求伍姑娘相助。

    林涟漪,蛇妖族,果真城府深重,是他们人族所不能比。

    眼前的蛇妖面容与林涟漪面容化为一体。猖狂得令他痛恨非常。可惜再没有能力还手了。他选了左侧的突破口,那里的兵力较弱,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逃了,凭这伤痕累累,还能活下去吗?

    他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便逃,逃往远方,暂不要与她一个方向,以免连累她。

    蛇妖族中,对败兵确实欲铲除殆尽,然他自作为人质留在佘晚舟一行人中开始,从未换下竺烟堂的衣服,也不会轻易被认出来。此时人妖混乱,竟未受到多少阻拦。

    一路仓皇逃离,待无妖追踪上来,他就地采了草药,自行处理了伤口,盘坐着调理元气,时不时进食或是休息,就这么浑浑噩噩地等着伤口好一些。

    这几空阴郁得像是要下雨,他时时刻刻,从未停歇地想念起冯姑娘的苍白的面容,那一抹并非刻意隐藏却又显得含蓄的嫣然啊,若是落在泥泞之中,恐为人界之失、人族之错。

    便是时而修炼冥想,琵琶曲会悄然地想起,越发响亮,仿佛她就在身边,对他念道:“我名‘冯绮鸢’,我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冯姑娘,冯姑娘,你不会死的。

    待伤势好到勉强可以出去行走了,他急不可耐地踏上寻找她的道路。

    管他佘晚舟对冯姑娘如何,如今他是落水之狗,而他是正道强者,定要将她带离,绝不可让蛇妖族发现她!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