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念成歌 - 第7章 阴郁同桌很偏执(7) 快穿之炮灰女配请虐渣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的,是跑道太滑了!”他大声解释,没有人质疑,但是也没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第一次可能是巧合,但是第二次呢?

    “我草!我特么真的是意外,是意外!”赵钦烦躁不已,这种有口难辩的感觉他还是第二次感受到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因为校网的帖子,这次是因为这过于巧合的摔倒事件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拾柒号:【姐姐,这次是你做的吧。】

    半久:【嗯。】

    拾柒号:【姐姐真厉害,发生这样的事,赵钦是彻底不能利用这次的运动会挽回名声了。】哪怕他得邻一名。

    半久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【姐姐,你是不是在为江榆报仇呀?】拾柒号问。

    【没樱】半久道。

    拾柒号不信,【那为什么被牵连的是那两名学生呢?那两个人一个是在起跑线上抹油的,一个是绊倒江榆的,姐姐,你是在帮江榆报仇对吧。】

    拾柒号觉得自己是猜到了真相,特别高兴。

    【没樱】半久依旧是平淡的否定,【不过是刚好要选两个人,与其牵连无辜,不如这两人,刚好合适。】

    【好吧。】不管怎么样,都是帮江榆报了一点仇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这次赵钦是彻底解释不轻了,第二名满脸是血的被送去了医务室里,第三名也被送去了,比之第二名的那个,他虽然幸运,但是还是上了膝盖,没有几个月是好不聊。

    赵钦一怒之下,直接离开了,后面的比赛也没有参加了,方原自然是一脸担心的跟着。

    任务目标都走了,半久也拿着手机,慢悠悠往寝室去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却在寝室的拐角处,看到了江榆。

    那是一处比较偏僻之处,长长的藤蔓挡住了落灰长椅上的江榆

    此时他正低着头,咬着下唇,正在轻揉着自己青肿的脚踝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十分熟练,看样子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    半久的目光让他立刻警觉的看来,两人目光相接,半久望进他那双暗沉阴狠的眸子,微挑了眉。

    看到是半久,江榆微愣了一下,随即低下头不再看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再抬头时,半久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江榆眼里有了片刻的恍惚,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,他低着头继续揉压着那青肿的脚踝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发生了这样的事,就算赵钦身后有赵家,没有人敢做这个出头鸟明着议论怀疑,但是在校网上,一大推匿名帖子出现了。

    帖子皆是议论赵钦的心狠手辣,为了拿到第一名,竟然对竞争对手下黑手。

    赵钦看到这些言论,气极不已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些人是不是蠢,老子至于为了一个运动会下黑手吗!”

    寝室里,赵钦对着前来询问的班主任破口大骂,英俊的面容扭曲狰狞着,很是骇人。

    四十多岁的男班主任面对学生毫不给面子的辱骂张狂,只能涨红了脸,心里恼恨无比,却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“赵同学,老师今日来只是询问一下,赵同学放心,学校会尽快查清真相,为赵同学洗清的。”

    “钦哥哥,你放心,我会永远都相信钦哥哥的。”方原坐在赵钦身边,一双圆瞳直直的看着赵钦,语气坚定道。

    赵钦心里的怒火稍降了些,但还是语气不好的对着班主任道,“不管怎么样,这件事三内必须处理好,不然……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赵钦的威胁,班主任手心直冒汗,赵钦的父亲是学校股东之一,如果赵家不再出资盛辉男校,那么校长定然会将一切推在没能安抚住赵钦的他身上。

    所以,这件事不管真相如何,他必须快点处理了。

    “赵同学,那老师先去处理了。”班主任赔笑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走吧。”赵钦语气嫌弃。

    班主任讪笑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出了寝室,刚好遇到了江榆。

    看着江榆一瘸一拐而来,班主任眼里划过复杂的情绪,有嫌弃,也有挽叹。

    在班主任眼里,成绩完美的江榆却是给他增了不少光,可惜是贫民窟出来的,哪怕成绩再好,以后最多也只能去给那些富二代打工,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班主任叹息一声离开了,江榆脚步微顿,长长的刘海挡住了眼里的讥诮。

    他慢吞吞的进了寝室。

    方原正在宽慰着赵钦,赵钦看到他,立刻扬起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江榆,听你也受伤了,现在怎么样了,要不要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吧,我看你赡挺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江榆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赵钦的面色沉了一瞬,江榆的不给面子让他很是恼怒。

    “江榆,作为同学兼室友,我只是想关心一下你,你至于这样吗?”

    江榆眼里泛冷,薄唇紧抿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,不需要去医务室。”

    赵钦嗤笑,“江榆,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呢,别忘了,现在已经是高三了,还有一年不到的时间,那个赌约就要失效了,到时候,我看你还怎么躲。”

    赵钦着笑声张扬,带着满满的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却没有注意到方原僵硬受赡面容。

    江榆紧握拳头,心里几千次,几万次叫嚣着杀了赵钦,可是,他还是忍下了。

    他不能,不能因为赵钦毁了自己,让那些人如意。

    他的忍,必须的忍。

    还有五年,还有五年,在坚持坚持。

    江榆在心里一遍遍的催眠着自己,然后低垂着头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直直的倒在床上,长长的刘海散开,露出了精致无比的容颜,那一双黑沉如暗夜的眸子睁大放空着,整个人看起来诡谲阴翳。

    -

    赵钦的事件,最后以第二名和第三名作证并非赵钦故意,而结束,赵钦也拿出了证明自己脚抽筋的检查报告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,虽然真正相信的并不大,但是没有人敢明着议论了,在赵钦的公然恐吓下,甚至没有人敢提起。

    然而,人都是逆反心理,赵钦越是如此,那么越有人不服,于是,明面上没有人议论,但是背地里的议论却是只增多,不减少,原先树林的那次也被人再次起了。

    这些赵钦如何不知呢。

    他恼恨气愤无比,可是议论的人太多了,且都是心翼翼的进行,他不可能一下子都找出来,于是只能憋屈的忍着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